法國阿爾斯通公司,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五矩,作者|劫鏢

作為法國阿爾斯通公司前任高管,皮耶魯齊被稱作“法國版孟晚舟事件”的主角。

2013年,皮耶魯齊在美國肯尼迪國際機場被美國司法部逮捕,罪名為涉及2003年一起在印尼的商業腐敗案。2018年9月,皮耶魯齊走出監獄重獲自由之后,根據親身經歷撰寫了《美國陷阱》一書,至此,被視為法國之恥的美國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收購阿爾斯通一案的全貌,得到解密。

過去的十年中,美國的法律和監管部門對許多家大型外國公司采取了域外法律行動。長期處在美國“長臂管轄”的威脅下的大公司,幾乎已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

法蘭西悲劇 

阿爾斯通公司是一家1928年成立于法國,并在全球發電和軌道交通基礎設施領先的企業。

據了解,全球發電站四分之一來自阿爾斯通的設備。2013年法國境內有58座核反應堆的汽輪發電機,由阿爾斯通制造和維護,整個法國有75%店里生產設備出自阿爾斯通,甚至包括戴高樂航母的推進汽輪機。被譽為 “法國電力設備行業的皇冠”。

因此,被通用電氣盯上的全球電力業務,也關系到法國的經濟和戰略安全。

阿爾斯通在2003年和2008年,都曾身陷商業腐敗疑云。2003年阿爾斯通面臨債務纏身,瀕臨破產,在時任法國經濟財政部部長薩科齊的幫助下,通過政府回購20%資產才得以續命。隨后靠著印尼塔拉罕發電廠的訂單才得以起死回生。

隨后在2004年瑞士KPMG Fides Peat的一份審計報告中發現,阿爾斯通利用多個離岸影子公司轉賬的記錄,金額共達2000萬歐元。阿爾斯通同時還被發現在列支敦士登、瑞士、美國、新加坡、香港、泰國和巴林開設有賬戶,通過這些賬戶向委內瑞拉、新加坡、泰國和中國的個人賬戶轉賬,金額超過1200萬美元。

2008年,一名前阿爾斯通員工稱,一些歐洲公司長期以來都默許向外國官員或者客戶支付回扣,在上個世紀90年代尤為如此。早期,一些國家甚至規定,如果公司就此向稅務機關申報,最高可以得到7.5%的減稅優惠。

美國跨國公司對此曾表示強烈抗議,認為這會令美國企業處于一種極為不利的競爭劣勢,這在進入發展中國家市場時尤為明顯。

新浪財經08年專題報道

本來就不太“干凈”的阿爾斯通,就在此時收到通用電氣的收購要約。

經過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后,為通用電氣每年貢獻40%收入的GE資本開始回歸制造業。手握500多億沒現金,即便對手在“經濟愛國主義”濃厚的法國,通用電氣也是志在必得,底氣何來?

神一樣的隊友 

一家法國企業在印尼從事商業活動,高管卻在美國出差時遭到被捕,在一般人眼中是件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而警察向皮耶魯齊出示的“合理性解釋”,竟然藏在美國的司法部,因為在這起案件中,司法部動用了兩個關鍵法律——《反海外腐敗法》和“長臂管轄權”。

《反海外腐敗法》原本是一部只針對防止美國企業海外賄賂性經營的法律,然而在1998年第二次修正案中,規定了它對于外國企業在海外發生的腐敗行為同樣具有管轄權。

長臂管轄權很好理解,歐洲貿易學家給出的解釋就是:“手臂伸得長,什么都要管”。

當被告人與美國某個州存在“最低限度聯系”,例如被告人的企業在美國有分公司,或者是僅僅通過美國的郵件系統進行通信、使用美國的銀行進行轉賬,美國都回認為自己具有管轄權。

換言之,在執行《海外反腐敗法》時,美國司法部實現預設的長臂管轄下其有權起訴任何一家海外公司。

截圖來自維基百科

事實證明,《反海外腐敗法》和長臂管轄權,實際上成為了美國使用非經濟手段實現國家“再工業化”戰略目標,幫助美國企業獲利的重要法律工具,并成為通用電氣收購法國阿爾斯通“配套組合拳”中的重要一環。

在司法部的積極配合下,通用電氣順利拿下了阿爾斯通這顆法國工業明珠。

在收購過程中,美國司法部先后三次出面主動配合通用電氣。

1.、逮捕皮耶魯齊。在皮耶魯齊的自述中,美國檢察官曾表示希望皮耶魯齊成為其在阿爾斯通的線人,遭到拒絕后,司法部給了他兩種選擇。

一種選擇是不認罪并接受審判。因此司法部會爭取法院判處他15~19年有期徒刑。他被告知,審判的準備工作將歷時三年,并耗費數百萬美元。

另一種選擇是認罪,與美國當局合作,只需再關幾個月就可以出去了。美國司法部提供的郵件顯示皮耶魯齊即便沒有慫恿行賄,也是知情者——承認這部分罪名只會讓他被處以最多六個月監禁,而且服過了刑期的一大半。

當皮耶魯齊終于頂不住壓力,在認罪協議上簽字之后,美國司法當局卻依然監禁了他5年多時間,直到08年才重獲自由。

2、脅迫CEO就范。皮耶魯齊聲稱自己已經淪為“經濟人質”的說法具有相當的分量,逮捕行動震驚了阿爾斯通的高層。大約有30名高管收到警告不要前往美國,以免重蹈皮耶魯齊的覆轍。

到2014年春天,為了給阿爾斯通施壓,迫使該公司與美國司法部合作,美國當局至少又逮捕了三名皮耶魯齊的前同事。通過安插線人,拿到了阿爾斯通內部長達49小時的秘密談話錄音。

至此,CEO柏克龍只能服軟,并秘密接觸通用電氣高層洽談收購。2015年收購完成后,美國司法部一位官員才說道,直到我們開始逮捕他們的高管,阿爾斯通才愿意坐下來談判。

3.、逼退西門子。在得知柏克龍與GE密談的消息后,西門子的突然介入,要求與阿爾斯通成立合資公司,背后就是受法國政府時任工業部長蒙特伯格的邀請。顯然,德國作為法國的歐盟伙伴,西門子收購阿爾斯通比起美國企業收購更符合法國國家利益。

然而司法部告誡西門子,如果和組建合資公司,這個公司將面臨10億美金??睿?006年,西門子曾被美國控告于阿根廷和委內瑞拉從事賄賂,兩年后,西門子認罪并支付8億美元???,CEO馮·皮耶雷引咎辭職)。

最終在各方利益的游說下,歐盟委員會在2015年9月8日批準了這樁收購。阿爾斯通被“肢解”:其核心的能源電力業務被迫出售給美國公司,公司業務只剩下軌道交通。著名經濟期刊《經濟學人》在文章中評論道:美國司法部的調查扭曲了阿爾斯通出售資產的流程,為潛在的美國買家創造了優勢。

馬克龍時任法國經濟部部長

2015年,馬克龍剛接任經濟部長他曾經想啟動對這項收購案的質詢但最后還是無奈放棄了。“我相信美國司法部的調查與阿爾斯通資產出售之間存在因果關聯但是……我沒有證據”

“皮耶魯齊是法蘭西悲劇的縮影,”法國歷史學家弗朗索瓦·戈德芒2016年坦言,“至少在產業界,法國乃至歐洲早就成了被美國征服的土地,我們在全球化競爭中顯得無能為力。”

“偉大”背后,得道多助 

提起通用電氣,我們總會聯想到一個偉大的名字——愛迪生。電燈絲的故事伴隨了幾代人的兒時記憶,時至今日,GE再次登上華爾街日報,文章的名字已變成《通用電氣之困:一家定義了“美國時代”的公司如何走向沒落》,2018年整體股價跌幅超過50%,較2000年高點下滑近90%。

高科技產業作為美國4大支柱之一,如今也迎來了來自中國的挑戰者——華為。

華為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阿爾斯通?最近的表現已經說明,華為具備足夠強大的實力去撬動杠桿,在美國企業和政府聯盟構建的規則中撕開一道口子。

如何才能顛覆現有的組織系統規則?《心流》的作者契克森米哈利在《創造力:心流與創新心理學》中介紹,面對由力量對比決定的規則,其瓦解過程有著獨特的動力學:

最早是單峰偏好,挑戰者面對的是保守派的強硬反擊,其次是次保守派。

在瓦解的過程中,對抗會逐漸演變成“雙峰偏好”,保守派依然看不慣你,但是更看不慣反對程度沒有那么強烈的次保守派,陷入內部爭斗,細小的分歧看得比天大:敵人可恨,“叛徒”更可恨,而跟我不一樣的,都是叛徒。到這時,恭喜你,就要贏了。

封鎖之下,華為同樣得到了一些“次反對派”的支持,對此任正非的回答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我們也能做美國芯片一樣的芯片,但不等于說我們就不買了。”

“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斥美國芯片,要共同成長,但是如果出現供應困難的時候,我們有備份。我們在‘和平時期’都是一半來自美國芯片,一半來自華為,我們不能孤立于世界。”

“華為的5G是不會受影響,在5G技術方面,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華為。”

除此之外,任正非同樣在此前對日本和英國的公開采訪中強調,可以簽署無間諜協議。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我們看到華為的信心。

圖片來自網絡

在獲得保釋后,孟晚舟用華為芭蕾腳宣傳圖片作為配圖發了一條朋友圈。

偉大的背后是苦難,持續偉大的背后是持續的苦難。限制華為的發展,只是美國企圖再一次維持其一超大國霸權的手段,不論是對自己盟友家的阿爾斯通公司,還是公平貿易中的華為,抑制不住的在于美國不斷想要伸長的那雙“長臂”。

目前比較遺憾的是,這位已經75歲的老人在談及家人時說到:“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我創業時太忙,與她們溝通時間少,我年輕時公司處于生存的垂死掙扎中,經常幾個月很少與小孩有往來,我虧欠她們。”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五矩研究社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投稿|- 美國|-
分享到:
21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五矩研究社

評論(3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五矩研究社 五矩研究社 發表于  2019-05-23 17:20
21 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