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鈦媒體注: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子彈財經(ID:wwwhygc),作者:楊博丞,鈦媒體經授權發布。

新國標來了。

今年4月15日起,《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范》開始施行,根據國家相關規定,不符合該技術規范的車輛不得銷售。在新國標中,電動自行車的各項參數與標準均被嚴格界定。

新國標規定,電動自行車必須具備腳踏板、時速不得高于25公里、整車質量不得超過55KG、電機功率不得超過400W等。

在新國標的壓力下,全國掀起了電動自行車換車潮與上牌潮,不在國家電動自行車目錄內的超標車將不得上正式電動車牌照,只能懸掛為期3年的臨時過渡期牌照。

一輪風云過后,電動車行業正在經歷前所未有之變局。同時,這些依賴于電動自行車起家的經銷商們也在艱難度日。

01

“日子不好過了。”

韓陽一邊搖頭一邊嘆氣地說道。在新政開始執行后,前來購買電動自行車的顧客越來越少。

年近40歲的韓陽在北京房山區經營著一間電動自行車店,他和妻子二人共同打理,如今已干了10個年頭。

在這10年里,韓陽一家曾輾轉北京多個郊區,換過五間店鋪,最終在現在的地方落腳。

“以前在老家干過農活,也在工廠里做過短工。”提起以前所經歷的種種工作,韓陽打開了話匣子。

韓陽來自與北京一河之隔的河北。這里是的家鄉,也是讓他決定來北京拼搏之地。“那時在工廠和一個朋友同村,他家里人有做這個行業的,說利潤很大,他決定去試試,問我要不要一起。”

據韓陽回憶,那時在工廠一個月的工資大概只有三千多,但如果做電動車,賣出去一臺就可以有幾百元的獲利。這讓他下決心來北京一試。

北京最早的電動車行業并沒有這么多的門檻與限制,可以說入門門檻很低,只要你有錢能進貨,懂一些技術便可上手。

韓陽最初在一間電動車店打工,他此時的目的是學好這門技術,未來自立門戶。“因為剛來北京什么資源都沒有,人脈也沒有,你進貨都不知道從哪兒進。”韓陽對子彈財經說。

在他還是一名學徒時,曾吃了不少苦,也吃了不少虧。“因為電動車種類太多了,型號復雜,有時會記混,但每個型號對應的價格都不同。”

“曾經報錯過一次價格,車都賣出了我還挺高興,但最后一核對價格,發現報錯了,自己還虧了幾百塊錢。”這次事使韓明哭笑不得。“畢竟自己搞錯了,沒辦法。”

韓明清楚地記得,在2010年時,電動車自行車行業風生水起,前來購買電動車的顧客應接不暇。“那時候大概10年前后,那家店的客流還算可以,每天都有人來買車,一天少說能賣個二三十輛。”

在當時,電動自行車并沒有如今管理的那樣規范與嚴格,大多數管理機構都對這種兩輪電動自行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同時,對于電動自行車上牌也沒有嚴格的規定,只要車主自愿均可上牌。

“一般不會查是否超標。”對于偶爾的到店抽查,基本是檢查店面的安全隱患以及是否賣仿冒車,對于超出標準限速也會進行檢查,但都不會那么嚴格。

“在以前,電動自行車廠商只有幾家大廠,例如雅迪、愛瑪、綠源等,有些電動車店會進些小廠仿的副品來充當正品賣,所以這些被查得很嚴,至于超標也會查但不嚴。”韓陽對子彈財經說道。

同樣做電動自行車生意,張軍的經營策略相比韓明有所不同,但同樣,他在新國標后的經營情況也不容樂觀。

“像我們這些小門店都是自己花錢從廠家進貨,這些超標車也沒法退回,只能自己壓著庫存。”張軍無奈地對子彈財經說道。

但如何消化這些庫存車,張軍不敢明目張膽地銷售,只是會在有人前來詢問時才會伺機對顧客介紹。但大多數情況下,對于生客他并不會推銷這些超標車。

張軍為子彈財經解開了其中的奧秘。“這種超標車不會直接賣出去,有顧客問才會提一句,現在有檢查的,萬一是釣魚就完了。”

對于目前的處境,張軍也很無奈,但他卻只能依賴于這個行業。

不僅是張軍和韓陽,在子彈財經的走訪中,越來越多的電動自行車經銷商都在抱怨新國標的出臺,一是利潤較以前少了,二是購買人群從行業必須者過渡到了出行代步者。但新國標的出臺,是從種種層面?;こ抵骼嫻?,比如安全性。

“我買主要是為了接送孩子上下學,新國標速度不快也很安全。”一位李姓購車人對子彈財經說。

同時,他也對子彈財經道出了對電動自行車安全的擔憂。“以前看電動自行車有因為電池問題自燃的,也有因為速度過快導致事故的,現在統一一個標準我覺得很好,電池現在我看也有了標準。”

對于新國標,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

贊成的大多數是作為代步車使用,而非生產工具。但對于反對者,基本屬于將電動自行車用作生產工具的車主,例如外賣和快遞行業。

“我是肯定不會買國標車的,速度那么慢,還怎么送餐?”“我們這個行業都是有時效的,新標準對我們肯定有影響??!”王森和劉淼激動地對子彈財經說道。

王森和劉淼分別來自外賣行業和快遞行業。如今,像餓了么、美團外賣、閃送、達達等配送企業均需要從業者擁有電動自行車,并且對其配送時效均有嚴格規定,一旦超時就意味著他們所付出的汗水付之東流。

“現在國標車都是鋰電池根本跑不快也跑不遠。”在劉淼所在的即時達行業,平均時效要求在1.5小時內配送完成,因此,使得他們必須要與時間賽跑。

目前,新國標車對電池的最高標準電壓要求必須小于48V,而在以往,市面上經常出現72V的大容量超標電池,電池伏特數值越大,輸出的功率就越高,行駛的速度也就越快。

“改電池在原來很流行,一般這些外賣員或者配送員都會換成大電壓的電池,跑得快,并且都會串聯另一塊電池。”張軍對子彈財經稱,以前在他的車行中這種需求幾乎源源不斷,但現在已幾乎不可能。“新國標執行了誰敢???”

韓明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電動自行車對于這些行業需求的旺盛。“來買或修的基本都是行業的人,改裝居多,基本是改限速和電池。”

在以往,張軍和韓明的店中都會擺放著將要改裝的電動自行車,這些車基本都是送貨員的必備“座駕”,它的外側基本都用鐵架堆疊,以便裝貨。

因為在配送中出了幾次小事故,劉淼的車已破敗不堪,底殼和前擋泥板都用膠帶纏繞了幾圈,其中還有新膠帶的痕跡,而目前的情況已讓劉淼無法購買新車。“新國標一個是速度達不到另一個車太小,沒法放裝貨的箱子。”

2019年5月1日,北京市已停止申請電動自行車臨時牌照,這意味著北京市內的所有超標車將無法上牌上路,直接將超標車限制在了門外。“現在在想買也沒機會了,先湊合(用這輛車)跑吧。”劉淼嘆氣道。

這是大多數,但還有一小部分掌握在這些經銷商手中。張軍對子彈財經透露,現在一些店里的超標車早在新國標強制執行前就已上好正式牌照,而這些牌照的主人正是這些經銷商店主。

“其實我是有幾輛,都在我自己和家人名下,誰要就賣了。”對于這種已上好正式牌照的電動自行車,不光是張軍一家在售賣,在韓明的店中同樣也有。

“這種家家都有,只是每家的量不同,廠家也不回收,我們能怎么辦?只能等。”據韓明講,他店中目前的超標車有不到10輛,按每輛3000元計算,就占用了將近40萬元資金。

這只是其中一個縮影。

02

在北京,像這樣大大小小的電動車經銷商有數百家,其中不乏電動自行車廠商的直營店,但直營店總體情況要比經銷商們好,因為他們不用壓貨。

子彈財經在北京一家小牛電動車經銷店看到,每天都會有顧客前來光顧,而這其中大多數人問的第一個問題便是:是否能上正式牌照。

正式電動車牌照成為了部分群體爭相購買的香餑餑,其中以中年群體與老年群體居多,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代步。

李輝是小牛電動車經銷店的一名店員,據他回憶,在新國標執行前,6000-10000元高端車型最為暢銷,其次是4000-6000的中端車型。

“最早年輕人買的多,尤其是喜歡追求時尚和速度的人,因為小牛的系統和硬件相對安全,買的人很多。”李輝對子彈財經說道。

獨特的定位與智能化讓小牛在電動車市場異軍突起。但在電動自行車市場,排行前幾名的卻依然是傳統車廠,如雅迪、綠源、愛瑪、臺鈴等。

“其實最近賣得還好,大多數人都會問能不能上正式牌,我們的舊車都被總部統一回收了,您說的那種庫存車基本是經銷商賣的。”一位愛瑪電動車店主對子彈財經說。

由此可見,正規軍們有強大的廠家做依靠,而這些經銷商們卻只能孤零零地獨自奮戰。

在中國,最早打入電動自行車市場的并非是如今占有率第一的雅迪,而是綠源。從1997年起,綠源便開始在電動自行車行業摸爬滾打,隨后,1999年愛瑪成立,2001年雅迪成立,直到2004年臺鈴的出現,中國電動自行車進入高速發展階段。

1997-2004這七年時間是中國電動自行車起源之時,而2010-2017年這七年時間則是中國電動自行車銷售迅猛之時。

隨著中國電子商務的崛起,越來越多的配送員開始騎上電動自行車配貨。深切感知這一切的是一位曾經的如風達配送員。

岳欣現在是閃送的一名騎手,其實他手機里的配送平臺軟件不止這一個。在10年前,他應聘了如風達,成為了旗下的一名配送員。

“那時候沒有三輪車,只能依靠兩輪電動車來送貨,車兩邊都是貨。”岳欣對子彈財經道。在那個時代,很多配送員是依靠兩輪電動自行車進行配送,由于車體受限,每次所運送的貨物沒有幾件。

岳欣回憶道,“我騎的是那種普通的兩輪車,不是現在的這種電動車,弄兩個架子打上繃帶就出去送了。”

在凡客公司剛剛興起之時,眾多電商消費者蜂擁而至,這給如風達帶來了一定業務上的沖擊。“公司也有三輪車,但大多還是兩輪的,因為那時如風達剛起步,車也很少,每天送完一車還要回站點再拉貨。”

此時,正值中國電動自行車銷售峰值的起點,直到2014年,這種境況最終迎來高峰。

“來買車的人基本都是配送員。”張軍一語道破。2014年,張軍的店還在北京昌平天通苑附近,這里是迄今為止亞洲最大的社區,龐大的環境造就了這些配送群體的聚集。

這里好似一個鳥巢,每天清晨這些人騎電動車而去,晚上又騎電動車而歸。而在當時,天通苑地區周邊已聚集了近十家車行。

“大家都是賣電動自行車的,那種像摩托車式的電動車最暢銷,因為它可以放得下配送員的箱子,剩下的就是拉大件貨的改裝車。”張軍對子彈財經說。

岳欣的第二份工作是餓了么的配送員,在當時,餓了么正在急速擴張,配送員是平臺急缺的職位之一。速度快,時效強是這個行業的規程之一。

為了速度更快,岳欣花了4000元錢換下了一輛電動自行車,并且改裝了電池。“又買了一塊串聯起來跑得更遠,鉛酸電池就是電池伏數高,速度也快。”

韓明對子彈財經說,在2015年,是這個行業的銷售高峰期,平均一天能賣掉三四十輛電動車,而大部分群體是這些來京務工的配送員,這種景象一直持續到2016年底。

這番景象如今已不復存在,留給他的只有這些存放于庫房內的超標車。更為確切地說,這種超標車叫電動摩托車。

根據最新的電動車國家標準規定,速度大于25km/h的兩輪電動車為電動摩托車,不符合目前新國標之標準,屬于超標車,按規定超標車可申領臨時牌照后在路上行駛,過渡期為三年。

也就是說,超標車將在三年后被強制淘汰。“車真被淘汰了我們怎么辦?還怎么送貨?”岳欣對子彈財經說道。同樣,劉淼也很關心這個問題,畢竟電動自行車對于這些配送員來講,相當于戰士的獵槍。

但目前,對于相關行業的車輛問題,各大平臺也未就此事進行說明,而國家也未出臺任何對相關行業車輛說明的政策文件。

03

“其實現在也有超標車,都是偷著賣。”和張軍一樣,韓陽也在賣著自家剩余的庫存超標車。

“過戶費現在是20一個,以后要查得嚴了估計都過不了了,能過也得漲價。”韓明對子彈財經透露了其中的奧秘。“但這種多了就不行了,我現在一天過一兩個還是沒事的,之前去過戶一個車商(電動自行車經銷商)拿著十多張行駛證(正式牌照車輛身份證)和身份證去過戶,直接都不給辦了。”

韓明對于有些事情還是比較小心謹慎,比如過戶這件事,他對子彈財經講,現在車管所也在查這些違規過戶的車商,一旦被查直接扣留車輛并???。

除了北京,在中國其它省市,賣超標車也同樣存在,只是這些地區比北京更為大膽。

據媒體報道,在河南鄭州,大多數電動自行車經銷商仍在明賣超標車,而其中大部分店主的表態均是:這種車有市場。同時,這些經銷商的做法與北京地區經銷商的做法如出一轍,均是在新國標執行前將超標車掛上正式牌,而后連車帶牌一同銷售。

“即便有人查也沒事,說是二手車就行了。”劉原在北京城區經營著一家電動車店,對于賣超標車是否會被查的問題,他這樣回復了子彈財經。

劉原對于新國標的執行,很是氣憤嗎,因為這讓他壓了不少貨。“其實現在哪家沒有超標車?都有,除非是那種直營店,廠家可以回收,我們都是拿錢壓的貨,最后誰來管我們?”

對于如今的配送行業已逐漸趨于飽和,電動自行車市場的高溫開始回落。“這可能都是因果關系,畢竟那時也掙了很多錢。”劉原搖搖頭對子彈財經說。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自行車制造行業產銷需求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全國電動自行車產量總產量為1344.2萬輛,同比增長7.74%。另外,2016年全國電動自行車產量最高為3215萬輛,2012年相對較少為2028.5萬輛。

從這組數據中,我們不難發現,在電動自行車產量最高的2016年,剛需行業的需求量已基本達到高峰,而在后兩年,這種需求量開始下降。

“也不能說沒有買的,只是買的少了,17年總體就沒有16年賣得多。”韓明對子彈財經說。

同樣,張軍也感受到了這個行業的急劇變化。“14-16年真的是電動車行業銷售高峰,我指北京區域,可能是因為這些行業的變化。”

目前,從行業來看,盡管隨著新國標的出臺,在產業鏈上會有所調整,但這一產業的離散程度依然很高。“電動自行車現在生產商有接近900家之多,分散程度太高了,你真不知道有些小品牌哪天會不存在了。”韓陽對子彈財經說道。

張軍則覺得,現在市面上的電動車越來越趨同。“很多車幾乎一個樣,現在像小牛的有很多,還有一部分像雅迪的。”

如今,對于電動自行車行業來說,最為關鍵的是這份新國標。這意味著,以前的超標車被強制淘汰,而合規車將會進入市場,產品的替代伴隨著行業的整合,電動自行車行業或將迎來洗牌。

行業會逐步集中,中等規模和小規模的企業,如果跟不上政策調整的腳步,很有可能會逐步關門,或者被一些大企業兼并,因為明年才會實施,這一政策的影響目前還沒有看到,總體來說,超標違規的生產,將會得到極大遏制。

04

“做這行的感觸怎么樣?”

“累,擔心。”

“害怕。”

張軍和劉淼都表現出了一些擔憂。“以前也出現過這樣的案例,其實不是擔心別的,一個是擔心店的安全,一個是擔心車主的安全。”

張軍對子彈財經講,以前曾聽說,一位配送員出了事故,雖然解除限速等操作是這位配送員讓經銷商做的,但出事之后家里人就把經銷商告上法庭,認為是經銷商私自解除了限速,導致車輛超速最終發生事故。

“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據我所知那家經銷商是連帶責任,最后也賠了些錢。你說這不就是他自己不注意造成的事故嗎?最后連累了經銷商。”張軍無可奈何,因為無論做任何行業,風險都是有目共睹的。

劉淼和張軍一樣,也曾聽說過這些案例,甚至他越做膽越小,但生意場就是這樣,一面是顧慮一面是利益,這兩者永遠無法平衡。

“在利益面前沒人會想這么多,但有時靜下來一想就很害怕,感覺自己背負人命,其實后來我理解了新國標的出臺。”劉淼對子彈財經說道。

“如果賣得不好會轉行嗎?”

“不會了,愛一行干一行吧,這么多年也了解門路了。”

“還是繼續堅持吧,堅持就是勝利。”

就像周星馳的《新喜劇王》一樣,每個人都很平凡,都在做著平凡的事,但是只要認真的對待一件事,把平凡做好,就是不平凡。

像張軍、韓陽和岳欣這樣的人還有很多,大家共同為了生存與利益奔波于此。在子彈財經與他們訪談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感受到酸甜苦辣咸——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不同的境遇,也有每個人看待整個事情的態度。

人生和生意場或許就是這樣五味雜陳,但最終都被歲月洗盡鉛華。

注:張軍、韓陽、王森、劉淼、岳欣均為化名。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子彈財經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政策|- 新能源與純電動技術|-
分享到:
1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子彈財經
子彈財經

做有深度、態度、速度的財經類報道

評論(3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子彈財經 子彈財經 發表于  2019-05-24 15:46
1 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