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北京亦莊經濟開發區的“諾基亞中國園”(來源“視覺中國”,拍攝于2008年3月17日)

鈦媒體注:上一代外企巨頭裁員潮不可避免的陸續上演。甲骨文中國對研發部門進行大幅裁員,余波未平;彭博社再度發布消息,稱諾基亞全球CEO已經宣布“將在全球裁撤幾千個崗位,并削減7億歐元開支”——盡管諾基亞早已成為一家僅僅存在于電信設備領域、已逐漸被公眾所淡忘的“昔日巨頭”。

“藍色巨塔”回憶錄(原文標題為《藍色巨塔》系列),系一位多年外企管理人員 Maggie(麥琪)獨家授權鈦媒體發布的專欄。

作者麥琪女士曾有超過十五年的外企職業生涯,親歷了外企巨頭在中國的巔峰時期、衰退時期,同時也是裁員潮的見證者之一。專欄文章中的敘述,提供了對于中國外企二十年的獨特視角和觀察切面,內含大量珍貴的史料圖片(均經過當事人授權發布)。

每一部個人史,都是一次無限接近真實商業歷史的切面。下文為《藍色巨塔》專欄(持續更新中)的第一篇:

文 | 麥琪的大喪小確幸職場之旅 (微信公眾號同名)

要開始諾基亞 (后文昵稱“諾記”) 的篇章談何容易。和諾記在一起的 14 年,幾乎占據我當時工作生涯的全部。

打開記憶的那一刻,時光定格在2012年6月14日。我已經在西裝革履“人模人樣”的甲級寫字樓工作了十四年,那是真正的“象牙塔”。藍色的澎湃的激情的,用任何美好的詞匯形容都不過分。

這一切,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諾基亞中國總部,北京和平里的五層樓,員工們收到了意料中的會議郵件邀請,不同于以往的全球會議,大家都猜到了,rumors are always true(謠言總是真的)。新浪科技等中國媒體趕在溝通會前已經發布諾基亞全球大裁員的新聞。

【原版郵件如下】:

Invitation to strategy sharing session

Join Stephen Elop on the Nokia strategy sharingbroadcast. 

Date:  June14, 2012 (Thursday)

Time:  3-4 PM

Venue: meeting room“Chang Jiang”, 1/F of HPL Campus      

Please prioritize this event.  Note thatentrance is with Nokia internal ID badge only.  Please prioritize this event and due to technical limitation, please try to team-up with yourcolleagues for the webcast/audio call.   

Best regards,

The Nokia Leadership Team

【譯文如下】:

戰略分享邀請

加入艾洛普—諾基亞戰略分享視頻直播

日期:2012年6月14日    

時間:3-4PM

會議地點:HPL 1號樓1層“長江”會議室

請優先參加此次會議!

(圖源:麥琪隨拍,和平里總部的會議室)

(圖源:麥琪隨拍,和平里總部的會議室)

諾記畢竟是諾記,用非常 gentleman 的方式宣布了一個噩耗,巴拉巴拉陳述了很多背景,暗示很快會有進一步溝通。

此前的三年里,諾記在全球范圍已經“優化”了不少非重點地區,如同對著一只羽翼豐滿的大火雞拔毛,這個當下,這只火雞早已成了羽毛稀稀拉拉,瘦骨嶙峋的老火雞,無非出身高貴,還昂著驕傲的頭顱。

這次對于大中國區,意義真的不同,以往裁員是邊緣的塞班系統等,而研發中心大有從全球遷往中國的態勢,讓人誤以為諾記在中國要加大投入。這一波,markets是重點對象,markets 就是sales and marketing,大中國區五百余人,這次波及人數超過280,幾乎就是腰斬。而這個藍色巨塔的中層和底層,就是前線銷售和市場,已經是板上的肉了。
(圖源:麥琪隨拍,大名鼎鼎的ELOP,諾記最后一任CEO,隨之手機業務賣身于微軟)

(圖源:麥琪隨拍,大名鼎鼎的ELOP,諾記最后一任CEO,隨之手機業務賣身于微軟)

自從2010年的倫敦戰略會議,諾記宣布和微軟合作Windows操作系統,力鼎安卓陣營的芬蘭高管們就陸續離開。其中有一個高管對媒體拋了一句名言:兩只火雞抱在一起成不了鳳凰!事實是——火雞都活不好。

6·14后,公司上上下下特別熱鬧,同事間的交流都離不開這個話題。顯示擔憂的未必真的擔憂,顯得坦蕩的也未必真坦蕩,想留下的也不知道和誰說,想走的還真的有!           

層出不窮的會議邀請從 global 到 country 到 local office, 但凡是個組織就不停的溝通,交流非常諾式,就是講很多廢話,然后蜻蜓點水似的說下重點,還沒有結論。

6月底進入個別溝通,直線老板會和你直接交代你的崗位,如果不裁,fine;如果這個職位被裁了,那么有兩種可能:1)你準備接受下一輪賠償方面的溝通;2)如果你被認可是個表現尚佳的員工,后續可能會有備選的職位考慮你,你成了待定員工。

我當時在總部,感受到諾記員工的情緒,平靜而理性。就像在大戶人家,當家的說,孩子們,家道中落,我們分些家產你們有本事的就出去混吧。我們都有這個毛病,大難來臨,姿態總是好的,有話好好說。

最后的兩年,我從華東區域拼到總部一個D(director),從運營商業務忙到channel development & sales operation, 在跌跌不休的逆勢環境里,還在苦苦尋找出路,期待生機。而整個公司的氛圍,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文化。中國區老大平均九個月換一個,虛話假話和官僚充斥,任何一個公司在業務下跌時,人性的弱點都會夸大地滋長。

我師傅曾經鼓勵我去總部,“你去北京就是從原來的巨塔底層去到中高層,你會站的更高,看的更遠”。確實我看到了,可惜塔基不穩了。
(圖源:麥琪隨拍,帝都的CBD 夜晚)

(圖源:麥琪隨拍,帝都的CBD 夜晚)

6.14,聽完史上最雷人的 CEO ELOP 的一段視頻,我就按自己的計劃去休假了。

在假期里,我想這濃墨重彩的一頁終究要翻過去,就像一個極長的站,繁花似錦終有凋落,就像一段愛情要分手,曾經的擁有終要放手。在香港機場,我接到已離開諾記前老板的電話,很肯定的說了一句,離開吧,不要留戀了!我確實想回魔都了。

我曾經工作過的區域(regional office)的狀況,比較惡劣,影響之大出乎意料。北區合并東區變成大北區,南區合并西區變成大南區。受影響的首先是東區和西區區域的職能部門,基本上全線淪陷。地區也從二十四個合并成十二個,意味著DGM(地區總經理)從24縮編成12個?;共安莆?、零售、物流、售后等等左右職能部門。

這是原則之一,當然并不完全按照你的職位裁了,你就一定會被裁。在留下的職位里,會有所競爭,比方你的職位在,但是未必就是你留下,也許裁員區的那位會替代你,所謂在留下的位置里優選。

這一切,看上去還算公平。而大部分的區域本地員工,也不愿意傷經動骨遷移到其他城市,最后不少人也選擇了拿“package”(賠償) 走人。

大約在6.20左后,絕大部分員工都被溝通了,無論主動還是被動去留既定,紛紛告知比較親密的同事和老友。能留能去的選擇中,不少自信的小伙伴還是選擇了離開,并計劃“gap year”(間隔年)。
(圖源:麥琪隨拍,諾記中國區總部,輝煌時代的亦莊)

(圖源:麥琪隨拍,諾記中國區總部,輝煌時代的亦莊)

此處詳細說明一下當時的賠償制度: 芬蘭文化加之本身底子還厚,賠償雖然不至于夸張,也秉承了諾記的以人為本,實現了 “N+2”賠償(N是服務年限,按照過往的十二個月所有薪資獎金和補貼平均值,還高于日常薪資),當年的獎金也按七個月滿打滿算給;按實績業績反而拿不到。加上本來諾記員工的薪資在行業排中上,服務年限長,大多心平氣和的選擇了 farewell。

還有一件事要提,就是Bridge Program——簡單講,這個橋梁項目就是幫助離職員工度過這個時期,包括創業的支持基金、找尋新工作,和參加技能培訓的報銷費用。此外,還有心理咨詢,職業輔導包括寫一份專業的中英文簡歷!

當然,大多數的我們心理很強大,統統用不上!我們稱之為畢業,“諾基亞大學”!離別也沒有那么傷悲,反而有點奔赴遠大前程的樣子。至今,離開諾記的組成“諾友薈”,提到老東家,多是感恩和溢美之詞。

七月下旬,一切慢慢歸于平靜,該走的走了,該到新崗位的去了新崗位。而唯一不變的就是繼續下滑的業績,第三季度虧損9億歐元,相比較前季,虧損還少了些,因為賣了奢侈高端品牌VERTU。在芬蘭,諾記持續出售家當,包括地產等。真是風光一時,敗家如山倒。
(圖源:麥琪隨拍,2012的諾基亞 Annual Party)

(圖源:麥琪隨拍,2012的諾基亞 Annual Party)

處于裁員漩渦中心的是諾記員工,而諾基亞在產業鏈中的影響力巨大。

供應鏈上下游,多年依附的經銷商和零售商,漸離漸遠的運營商,隔山觀虎的友商,甚至是員工們的親朋好友,和數以億記的消費者,他們在可能的場合問了幾乎同樣的問題,怎么一下子(行業看起來確實突然,內部看是必然),諾基亞這個龐然大物說倒就倒了呢?

到底是什么導致了這個曾經的領先者輸給A公司,S公司甚至大大小小的雜牌公司呢?是這個可惡的CEO ELOP嗎?為什么就生產不出強勁的消費者喜歡的智能機呢?這話題,時過境遷,已經成了當時媒體的熱度,和淪為商學院的失敗案例。

(圖源:麥琪隨拍,2010諾記業績最后的輝煌)

(圖源:麥琪隨拍,2010諾記業績最后的輝煌)

而我,今天再回望,經歷了更多公司的洗禮,經歷了更多的職場沉浮和人情世故,反而,愿意再看看那個藍色巨塔,會有很多不同的理解和感悟。

比如那段長經歷,如何培養了一代諾記人的職業精神和價值觀,有多少是積極的,有多少是局限的?諾記的幾代中國區領導,他們是怎樣的風格和領導力,他們后來的故事呢?我親密的戰友和同事,不少成了畢生的朋友,他們今天在哪里,過得如何?

還有諸多的渠道伙伴,他們或繼續攀升或跌宕受挫,諾記的影響還在嗎,還是已經蕩然無存?我會一如既往關心和“八卦”他們。

(圖源:麥琪隨拍,諾記早年的機型)

(圖源:麥琪隨拍,諾記早年的機型)

這個開篇有點喪,為什么不從成長和輝煌開始寫起?坦白講,真的是隨性(吐舌)。在心里,最美好的一段用結束開始,是我紀念的方式。不然,怎么叫“麥琪的大喪小確幸”呢?

引用一段《了不起的蓋茨比》的片尾橋段:

每個星期六的夜晚我都在紐約度過,因為蓋茨比家那些燈火閃耀,光彩炫目的宴會依然在我的腦海里栩栩如生,我聽到音樂和笑聲不斷從他的花園里傳來。

此刻,那些海濱大別墅大多已經關閉,四周幾乎沒有燈光,只有海灣對面一艘渡船上時隱時現,若明若暗的一絲光亮。月亮漸漸升高,虛幻不實的別墅開始消隱褪去。

它曾經從我們身邊溜走,不過沒有關系。明天我們會跑的更快,手臂伸得更遠,總有一個美好的清晨。

【本專欄由鈦媒體獨家發布,原文首發于作者微信公眾號:“麥琪的大喪小確幸職場之旅”】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麥琪的大喪小確幸職場之旅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諾基亞|- 企業文化|- 裁員|- 投稿|- 妙史|-
分享到:
3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麥琪的大喪小確幸職場之旅

評論(5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麥琪的大喪小確幸職場之旅 麥琪的大喪小確幸職場之旅 發表于  2019-05-23 09:26
3 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